大部分疾病是人類和環境互動的產物。就在上個世紀前半期,威脅人類生命及生活品質的還是感染症;麻疹、結核病、甲型肝炎等古老的疾病,還在醫學院的教科書中佔了大篇幅。隨著公共衛生及醫療進步,人類對這些共同生活的微生物愈發了解,一步步在鬥爭中取得上風。

疾病風貌的改變 - 醫者診所 劉人鳳院長

從各項數據看來,舊型的傳染病盛行率一直下降。就算世界交流頻繁,人際距離縮短,不論傳播力強大的新型 H1N1 流感也好,MERS 病毒也好,很快得到壓制, 似乎人類獲得全面的勝利。仰賴全球訊息網路,不斷修正的臨床準則和公共衛生政策,一體適用於全世界,勝 利是快速且確實的。但是,將這些命運中本來該和人類 並存的微生物剔除後,發生什麼事呢 ?

過敏和自體免疫疾病相關的問題大幅度增加,第一型糖尿病、氣喘、克隆氏症,甚至台灣少見的多發性硬化症,30 年來大幅度成長。這些疾病不同以往,過去我們對抗的是外在的生物,現在我們要面對的是自身基因和 環境互動失去的平衡。外在的生物可以隨人類分類,但我們每個人體都是獨一無二的。拜最近十年基因科學進步所賜,我們向精準醫療大步前進。以氣喘而言,過去已經有各種個人化治療的嘗試,未來幾年針對 IgE, IL- 5, IL-13, TSLP, IL-33 等致病機轉新藥上市,更可對個 人量身訂作醫療。新藥在致病機制的上游精準作用,打擊範圍小,隨之而來的附帶影響也少。這在十年前是無 法想像的。

新的疾病樣貌,帶給時代醫者新的挑戰。個人化醫療,是我們共同的目標。我們希望,新的思維,新的醫業模式,能完成這個時代的任務。